这支药物根本不适合我母亲
2021-01-03 22:37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           

1月6日17时许,刘女士被送进手术室。彭健称,这手术做得一波三折,原本手术定于14时,但“广州医生”姗姗来迟,后来手术做到一半,有医生走出来让家属自行去买一种药物“盐酸替罗非班注射液”,说是病人要用,当时医院综合大药房已经下班,家属跑来跑去也买不到,最后医生说去其他科室借一支过来。

该负责人表示,请广州医生过来做手术不是私自走穴,是通过医务科发函到对方医院,经过其所在医疗机构同意后过来的,按卫生部相关规定邀请会诊,手续完备。

顺德一院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资深医生告诉记者,一般情况下,该医院请外院医生,或者是病人不太相信医院的水平,指明要上级医院的专家就诊,或者对手术没有太大把握,根据病人情况请外援指导。

记者了解到,合法性“走穴”在业内褒贬不一。

业内:合法“走穴”褒贬不一

据记者了解,走穴可分为三种,一种是医生利用休息时间私自出诊治病人;第二种是收到其他医院邀请,以“会诊”的方式院外行医;第三种是具有一定资格的执业医生向相关部门申请多点执业。只有后两种走穴合乎法律规定。

截至22日18时,记者经多方途径仍未能联系到“广州医生”本人。

彭健说,母亲因甲状腺功能减退而手脚浮肿,去年12月底送顺德第一人民医院(下称顺德一院)进行治疗,很快浮肿现象就全部消失。

“后来医生说,发现大脑内有一个动脉血管瘤,必须切除或填塞,否则随时有生命危险”。彭健说,手术前几天,顺德一院主动召集家属谈话,说是要请广州一上级医院的医生做手术,彭健同意了。

“广州医生之前也没有见过我母亲,根本就不了解病情,就匆匆做了手术。手术结束后,也没有继续观察病情,忙着回广州。”彭健稍显愤慨。

事发:老人死在手术台上

昨日顺德区卫生计生局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,医生多点执业能促进优秀医疗资源的合理流动,使不同医疗机构之间优秀人才得到交流,是医疗资源合理配置的有效办法。

“结束后我们走进观察室,在场所有医生都说手术非常成功。看了脑电图几分钟后,有医生说,你们看手术很成功,赶紧把5000元劳务费给广州医生吧,他要回广州了。我们满心欢喜地把钱给了广州医生,他立即就走了。”彭健说。

在坊间,医生院外行医被称为“走穴”。

“刘女士动脉瘤体积大,手术存在一定难度,虽然顺德一院已开展同类手术多年,为保障手术安全,邀请了上级医院教授协助,术前数日,我们和广州医生一起实施ct血管造影影像会诊。请院外医生这件事,家属不仅同意,而且非常希望。”至于“劳务费”一说,该负责人回应,顺德一院医护人员未见到患者家属将“劳务费”交给广州医生,希望家属提供具体证据,院方将进一步调查。

“顺德第一人民医院说这种手术是微创手术,创伤非常小,手术技术很成熟,成功率非常高,每年要做30多例,都没有失败过。”彭健一家指控,顺德一院有能力做手术,却专门叫院外的医生来“走穴”捞外快。

彭健认为,医生走穴行医,也使得科室没有做好准备工作。“试问医院作为救死扶伤的机构,病人在手术中竟然要家属去买一支术中病人急用的药,这点符合国家卫生局哪点哪条了? 事后我们查询,这支药物根本不适合我母亲。”

院方:不是“走穴”是会诊

随即不久,刘女士便没有了心跳,经抢救无效死亡。

“盐酸替罗非班是非医保的贵重药,需家属自费购买。术中刘女士一度有一支脑血管血流缓慢,考虑血管内急性血栓形成,需要使用该药。经过全院各相关科室专家讨论认为,刘女士死于术后突发的致死性心律失常。”就彭健一家的质疑,21日顺德一院相关负责人接受采访时做出了上述回应。

但也有业内人士认为,走穴存在着弊端,医生利用休息时间院外行医,身心较为疲惫,加之对患者病情不太了解,容易发生事故。

1月6日这天,彭健的70岁母亲刘女士术后死在医院手术台上。

彭健说,那个药物的说明书写道,“本品禁用于有活动性内出血、颅内出血史、颅内肿瘤、动静脉畸形及动脉瘤的患者”。彭健说,这是一种通血管的药物,注射后可能导致母亲的脑动脉瘤扩张爆破。

家属:“走穴”行医太匆忙

老人家属指责该医院请院外医生“走穴”捞外快,院方回应称这是合乎规范的会诊,且院方将进一步调查“劳务费”事件。目前家属已请求医疗调解委员会介入。

羊城晚报讯 记者 黄汉城报道:70岁老婆婆在顺德一家医院做脑动脉瘤手术,该医院请来广州医生“指导”。术后,广州医生涉嫌收5000元“劳务费”,而老人死在手术台上。

Copyright © 2003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zhengyuzhong.com湖北省襄樊市霭梅舸商贸有限公司 - www.zhengyuzhong.com版权所有